首页 > 都市 > 

仕途红颜:桃运无双

仕途红颜:桃运无双小说

仕途红颜:桃运无双

梁上君子 / 著
都市 已完结
官场小说《仕途红颜桃运无双》的作者是梁上君子,该书主要人物是罗天运栾小雪,仕途红颜桃运无双精彩节选:罗天运一醒来来,发觉卧房一套房里亮着灯。身旁的栾小雪没有在,敲击电脑键盘的声响传了回来,他下地见到栾小雪正全神贯注地看着计算机训练着,她难道说一晚上没歇息?罗天运心痛了一下,来到栾小雪身后,两手按在她的肩膀说:“不必疯狂,日子还长满呢。”
来源:文鼎 更新时间:2022-05-13 18:23
开始阅读
精彩节选
章节目录

其他吧台里的人抬头朝栾小雪看,栾小雪怯怯地移动着脚步,不敢抬头四处看,她有些怪冉冰冰,怎么这么大声音喊她呢?

栾小雪好不容易走近了冉冰冰和顾雁凌坐的吧台,她一坐下,冉冰冰就问:“栾小雪,快讲一下,你怎么去的华宇?”

“这,”栾小雪愣了一下,她没有想到,冉冰冰和顾雁凌会问她这个问题。

“快讲嘛。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帮你的?他是谁啊?”冉冰冰到底是做记者的,八卦能力就是强。

栾小雪不知道从何说起,就把目光投向了顾雁凌,顾雁凌却也是一脸疑问地望着她。她便知道,这些问题也是顾雁凌想知道的。

“其实,其实,我是在给赵华宇家里做保洁工时,被他看中了,带进公司的。”栾小雪很低声音地说着。

顾雁凌“哦”了一声,这一声“哦”得有些长,冉冰冰抬头去看顾雁凌,仅仅一秒钟,冉冰冰也“哦”了一下,“金卡是赵华宇的?”冉冰冰快嘴快舌地问了一句,“你和他,”冉冰冰吐了一下舌头,没继续往下说。

栾小雪明白冉冰冰的意思,三个女人一台戏,这女人在一起,就是喜欢这样的八卦。可她不想解释,无论她怎么解释,她都说不清楚金卡的来历,更说不清楚她和罗天运目前的关系。

“哈,原来栾小雪也有大叔控的情结啊。看来,我们是一路人。”冉冰冰打破了沉默,把手伸给了栾小雪,可栾小雪没接,她不喜欢女人之间的这种亲热。

“栾小雪去了几年南方,长进了,长进了。”冉冰冰放下手,一点也不尴尬地说。“不过,栾小雪,哪天让赵华宇请我们去吴都大酒店去吃鱼翅吧。这种人,不宰白不宰。当然宰了也是白宰。”

“当记者没吃够啊,还惦记吃?你的计划实施得怎么样?”顾雁凌看出来栾小雪有些难尴,就把话题转向了冉冰冰,冉冰冰这人,什么样的话说得出口,什么样的玩笑也承受得起。可栾小雪,顾雁凌发现,自己看不懂她,更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什么,真想傍大款吗?那么骄傲的栾小雪,也会步入小三的队伍?

如果说冉冰冰仅仅在追求权力的梦想,那么栾小雪就是在沦丧。可这样的沦丧,顾雁凌一向是瞧不起的,她不认为女人傍了大款就会变成大款,真正的大款不是傍来的。

心内阁这个让栾小雪曾经向往过的茶吧,在顾雁凌不易觉察的神情中,让栾小雪无比沉重。她不仅有着过强的自尊心,也有着对事件敏感的心。这两种心,无论是哪一种,都足以让人活得辛苦,何况是两种心交织在一起,就更加地沉重了。她没有再说话,虽然冉冰冰尽量地制造氛围,可心内阁的空气还是无比沉重地砸向了栾小雪,她很想对顾雁凌说一句,她会还买的裙子钱,可在这种氛围之下,她说不出来。一个大傍的小三,如果买不起一条裙子,这种小三也当得实在是窝囊。

心内阁的聚会,匆匆地结束了。当然是冉冰冰提议,她主动跑到前台去买单,顾雁凌的脸更加沉了下来,她说了一句:“你们俩都出息了哈,只是女人还是要靠自己才能够活出风景来,不是傍了大款,就能成为大款的。”

冉冰冰呵呵地笑了一下,也没当回事。可这话在栾小雪听来,却如针扎了一下,还是令她没有防备的心痛了一下。

栾小雪一直不肯再说话,沉默地跟在两人身后出了心内阁。顾雁凌去开她的宝马车去了,冉冰冰大大咧咧地说:“小雪,别把雁凌的话当话,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生下来命就比咱们好,我们却是要靠自己去争才可以得到我们想到的东西。栾小雪,纪念册还没帮我完成呢,去我哪里好吗?”正说着,顾雁凌把车开过来了,冉冰冰拉着栾小雪的手钻了进去。

车子在报社大院内停了下来,顾雁凌是真的生气了,她没打招呼,径直把车子开走了。栾小雪跟在冉冰冰身后,来到了冉冰冰的家,继续接着上次没干完的事干着。

冉冰冰还是在卧室写她的稿子,栾小雪一边整理着一张又一张罗天运的新闻消息,一边用心地听着手机,她怕罗天运找不到自己,又会发火。不过在栾小雪心里,罗天运这种发火都是对她的关心,再想的时候,心会有悸动的幸福感。

栾小雪终于剪完了最后一张报纸,手机一直没有响过,栾小雪有些失望。她站起来,伸了伸弯得太久的腰,想告诉冉冰冰,活干完了。冉冰冰却从卧室里走出来了,一看栾小雪整理出来的文字和图片,兴奋地说:“栾小雪,太感谢你。只是,栾小雪,你再帮我剪几个字,罗天运生日快乐好吗?”

“这,我,”栾小雪有些结巴,罗天运几个字从冉冰冰嘴里蹦出来的时候,她的心里却是酸酸的。

“求你了,栾小雪。”冉冰冰又抓起了栾小雪的手,摇着晃着。栾小雪受不了她这个样子,需要别人的时候,满嘴全是动听的话,不需要别人的时候,哪怕是她这个同学,也会是形同陌路。只是栾小雪从小就没有拒绝帮助别人的习惯,在冉冰冰这种热情似火的求助下,还是答应了。

栾小雪留了下来,剪几个字对她来说并不难,难的是这几个字剪成什么样子。她坐在椅子想着,冉冰冰问她:“怎么啦?”

“你写你的东西去,让我想想剪成什么样子。”栾小雪说。

“啊?剪字还有这么多讲究?”冉冰冰夸张地惊叹了一句,栾小雪没再接她的话,她越来越发现,冉冰冰很会装,顾雁凌会在一切高兴与不高兴写在脸上,但是冉冰冰会把高兴与不高兴夸大着放射出来。

栾小雪很是动了一番脑子,她要把“罗天运生日快乐”几个字剪成属于栾小雪独一无二的体派,她很认真地构思和设计了好一会儿,才动手剪出了这几个字,栾小雪一个一个字地剪着,她剪得那么仔细,那么用心,仿佛这个生日礼物是她为罗天运准备,也会是她亲手交给他的一样,她完全沉浸在对他的无限深情之中。

栾小雪从报社大院出来后,想沿着小道穿过去,好早点回去,她怕罗天运在家里担心。可当她走到一处僻静的拐角处时,似乎听到身后有脚步时,她有些怕了,加快脚步往前赶,后面的脚步声也加快了,她故意放慢了脚步,后面的脚步也慢了起来。她被人跟踪了吗?她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了,她这是遇上抢劫的吗?如果身后的人真的上来抢劫的话,栾小雪倒还觉得没什么,反正她的包包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。

前面的路更黑了,栾小雪开始跑,后面的人也跑了起来,栾小雪索性停下来,可后面的人并没有赶上来,她回头往身后看,发现后面没人,可她却清晰听到了脚步声,这是怎么啦?真的遇上鬼了吗?栾小雪并不相信。

栾小雪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,后面的脚步上又响起来了,她再一次回头时,一个黑影迅速闪到了一旁。她便确定她不是遇到了抢劫,而是被人跟踪了。

为什么会被人跟踪呢?栾小雪想不明白。

栾小雪从包里拿出手机,她拔通了马英杰的电话,这一次马英杰的电话是通的,栾小雪还没来得及说话,马英杰倒是在电话先说话了:“你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?老板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