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

最后一次通话

最后一次通话小说

最后一次通话

叉烧包小队长 / 著
言情 已完结
原著《最后一次通话》是作者叉烧包小队长倾心创作的作品,该小说构思巧妙,文笔一绝,最后一次通话精彩节选:嘿,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教你,比如军事训练应该使用哪种防晒霜,如何避免教授的困难,以及毕业前如何找到实习机会。我说得很好,我比你大这么多岁,经历的自然比你多,站在你的时间线上,我不是一个预测未来的作弊者吗?
来源:知乎 更新时间:2022-05-13 19:42
开始阅读
精彩节选

在摄影社时我们常常去稀奇古怪的地方采风,我身体协调力一向很差,行动笨拙,为了卡一个拍摄角度,一不留心就会在阶梯上踩空,或在山石上滑倒。闻仁宇像有心电感应,总能在第一时间拽住我手肘,扶住我的腰。

其他社员笑说,你们两个人是不是互相在身体里植了芯片,一个人要倒了另一个人就警铃大作,眼疾手快地奔赴过来,甘做肉垫。

我对这默契颇为得意。

临近期末的时候我崴过一次脚,连续两个月需要闻仁宇在宿舍楼门口载我去教室上课,林心负责把我搀下楼,然后我蹦蹦跳跳地坐上他的自行车后座。

林心目光恋恋不舍,「喂喂,你男朋友对你太好了吧,」又对着闻仁宇的背影喊,「你还有没有堂兄或表弟啊?」我们笑得前仰后合,青春如风一般穿梭过我们。

我以为我们算是经历过考验的情侣。

原来这考验只是偶像剧中的开胃小点。

生活露出青面獠牙后,我们互相推搡,对跌落在地上的彼此视而不见。

7

我在病房里枯坐半夜,主治医生终于露面。他面色凝重,说需要和我讨论最终方案。抢救后闻仁宇的生命得以保存,但醒转过来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,医生想知道家属想法,言下之意是我们已经可以决定放弃治疗。

我比自己想象中镇静。

「我需要和他父母讨论一下。」

「当然。」医生点点头,从眼镜镜片后看我。

我抬手臂看看手表,「我不能现在这么晚过去,他们会吓破胆。你最迟需要什么时候有结论?」

「其实不急。」他说,「只是每一天支撑他生命体征的医疗花费昂贵,如果家属已经做好心理准备,当然越早越好。」

我用手撑住额头,双眼沁出眼泪,「他们只有这一个独子。」

医生摘下口罩,呼一口气,「我知道这肯定很艰难,闻太太。」

我抬头,对这称呼感到陌生而讽刺。「卢医生,说来很怪,但他是在去法院和我诉讼离婚的路上出的车祸。」

「啊。」那医生没料到。

「你可能会想,就算是前夫,要面对他死亡也是不容易吧。老实说,在过去几年里,我无数次、无数次想要他和他们全家不得好死。很恐怖吧我。」我看向窗外,晨曦微露,黑夜从四野边缘开始褪色。

在我和闻仁宇筋疲力竭地找寻女儿半年未果后,我妈妈跳楼自杀了。她一直是单位里的骨干,同事下属中最负责任最靠得住的大姐式人物,没法接受自己在人生的末尾出了致命纰漏。我爸说那段时间她经常做噩梦,梦中喃喃地哭,「对不起啊小闻,对不起啊小闻。」

我坚信是闻仁宇杀死了我妈妈。

用隐秘的、无形的手段。

每一次他和他父母打电话过来询问找寻情况,更新他们发动人脉后无果的动态,都在字里行间透露出怨恨和后悔。

一定是他们逼迫着她想象自己的孙女遭遇着极端恐怖的情景,被贩卖被虐待被折辱,而那画面令她无法度过余生。

我和闻仁宇明明是平等的受害者,我们相同的受伤、绝望、支离破碎,但他依旧可以再度成为我的施害者,在我们亲密关系的残骸上,再对我捅上一刀。真是不公。

我接连失去了女儿和母亲,对人生极度心灰意冷。我提出离婚,但闻仁宇不同意。

「我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你,你已经遭受了那么多打击。」他握住我双臂,语气恳切,「敏敏,我不放心你独处。我必须和你一起度过去。」

当时我几乎茫然地看着他,根本听不懂他在讲什么。

他仿佛还不知道,我的一切灾难明明都是他带来的,我和他在一起,没有一秒开心过,幸福过。现在我是一个一事无成的中年妇女,浮肿,丑陋,满腹纹路,收入拮据,我疑心他得偿所愿,大获全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