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

幸运的顾喜宝

幸运的顾喜宝小说

幸运的顾喜宝

一颗大柚子 / 著
言情 已完结
《幸运的顾喜宝》的主角是顾喜宝徐长生顾千禧殷恒之,是作者一颗大柚子的一本正在火热连载中的小说,该小说精彩节选:我张了张开嘴巴,又提心吊胆正宗,「那么你当心一点儿……」我的碗。到了夜里,顾千禧陪我看了一会儿电视机,十点一到又催我去睡觉。「早起早睡,明日我带你出去去玩,希望吗?」
来源:知乎 更新时间:2022-05-13 21:10
开始阅读
精彩节选

我能进顾家,是顾家阿姨遵从主人命令,尽量满足我爸的结果。

只是想想也够令人沮丧。

喜庆的顾千禧和能吃的顾喜宝,都不受待见,被人遗弃。

我比我爸晚上一年学。

我爸贪玩,上课就爱揪女生辫子,还爱往同桌的铅笔盒里塞毛毛虫。久而久之,他就被孤立了,以至于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爸的小学时光过得格外孤独。

直到我去上学后,这种孤独的景况才得到改观。

我爸孤独的时候就到我班里找我,往我衣领子里丢条毛毛虫就跑,我觉得没意思,可还得配合他演戏,张牙舞爪地跑出去追他,他扁平足,跑两步就能摔一大跟头,我拿着毛毛虫蹲在他面前晃啊晃,他就咧着嘴嚎啕大哭,说顾喜宝晚上你不准吃饭。

可往往到了晚上,他就又把这茬给忘了。

我上二年级的时候,我爸上三年级,后来我上五年级了,我爸还上三年级,再后来我上初中,我爸哭着喊着要跟我一起,阿姨没辙,拿了钱打点了一下,我爸这才从三年级跳级,又跟我做了同班同学。

我比我爸早熟,初中的时候,就不大愿意管顾千禧喊爸了,大概是因为自己发育迟,个子矮,他也不大愿意跟人承认有我这么大个的女儿,我们心照不宣地达成了一致,在学校里喊对方名字,可到底长幼有别,晚上回家,我还得管顾千禧叫爸。

稍大一点,我问顾千禧,「凭什么你才比我大一岁半,我就要管你喊爸呢?」

顾千禧白了我一眼,而后沉声。

「一日买你,终身为父。」

这说法指定有问题。

我听阿姨说,我见顾千禧第一面就管他喊「爸」,顾千禧虚荣心作祟,从来没有纠正过这个叫法,倒是阿姨教我喊过几次「哥哥」,可毕竟我当时年纪小,哥哥的发音没有爸爸顺口,后来阿姨也就听之任之了。

约莫是因着我和顾千禧的这一层「父女」关系,较之别家小孩,我们才不会显得那么异类。

我和顾千禧上到初二的时候,他还是没有我高。

老师把他安排到第一排,他转身,隔着老远哭丧着脸看倒数第二排的我,嚷嚷,「喜宝咱俩换换成不?」

早熟的我正忙着用荧光笔给班上的小班草写情书,没空搭理他,顾千禧觉得无聊,下了课跑出去惹事,五分钟后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从后门跑进来,站到我面前哇哇哭。

「喜宝,隔壁小胖欺负我。」

小胖是我和顾千禧的宿敌,看着顾千禧有钱成天让他交保护费,顾千禧打不过他,有一阵子就把我的零花钱上交了,为了帮顾千禧讨回公道,也为了拿回我的零花钱,我的指甲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剪过。

我气愤地抓着荧光笔问顾千禧,「你又把我的零花钱给他了吗?」

顾千禧抹一把眼泪,「我没给,他就揍了我一顿。」

「那就好,」我站起来挽了挽袖子,朝顾千禧努了努嘴,「你等着,我先去厕所。」

顾千禧就眨巴着眼睛,委屈地点了点头,肩膀一抽一抽地说「好」。

我捂着肚子去厕所,顾千禧就跟在我身后,乖乖地站在女厕所门口等我。

那一刻,他虔诚地等着我去揍小胖的模样像个保护玫瑰花的小王子。

可我却出了差子。

我的初潮发生在十三岁。

内裤上面的一抹红,把我要同小胖决一死战的抱负刺激地无影无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