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

托梦者

托梦者小说

托梦者

言拂晓 / 著
言情 已完结
女主叫言芷然男主叫帕斯普利斯的小说书名叫《托梦者》,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,可读性很强,托梦者精彩节选:言芷然走向冰箱,拿出牛奶和面包,故意挑选了一个正对着帕斯背影的位置。她边吃着面包,边继续打量帕斯。“是谁教他穿这些衣服的?”想起初次见面时,帕斯那身正式的黑色燕尾服,那严谨、冷漠的神态。相较之下,这样休闲些的打扮让他柔和了许多,虽然对待言芷然的态度还是一样冷淡。
来源:阅文 更新时间:2022-05-16 21:41
开始阅读
精彩节选

言芷然摇了摇头,“事实正相反,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放下,但现在的我,有比消极和自我怜悯更重要的事必须完成。”

“你能这样想,真是太好了!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个坚强、勇敢的孩子,但是,不要太过于勉强自己。”莫利斯坦欣慰地说。

“还有,新书计划会的事…多谢莫利伯伯。”言芷然尴尬的表情,表明她早就将此事忘到爪哇国了。

“对了,莫利伯伯是正打算出门吗?”

“是啊,不过只是小事。还好你来的是时候,不过,要是你能提前打个电话的话,我还能稍做些准备,你看,我一个老头子,家里都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这个习惯。”言芷然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,“莫利伯伯要是有事,可以先忙,我可以等你忙完后再来的。”

“你看我,竟然让我的客人站在门外这么久。快,快进屋,虽然我这儿没有年轻喜欢的东西,却有上等的红茶。”

“可是,你还有事…”

莫利斯坦将系了一半的领带解开,笑着说道:“你看,现在没事了,进来吧,你都有十二年没来我这了吧。”莫利斯坦将言芷然让进屋,“还记得客厅在哪吧,你先去那坐一会儿,我先打个电话,然后再给你泡壶好茶。”

言芷然依照记忆走向客厅,不过说是依照记忆,其实莫利斯坦的房子一眼就能看尽,更何况是找个客厅。言芷然观赏着莫利斯坦家里那些上了年纪的家什,虽不是什么珍贵之物,但每一件都十分精美别致。就在言芷然入神观赏之时,莫利斯坦双手捧着一个托盘,笑呵呵地走进来。“来,快坐吧,品尝一下我的红茶。”

言芷然点头,走向木制沙发坐下。莫利斯坦倒满一杯红茶递到言芷然面前,茶香立刻飘满客厅。言芷然虽不爱茶,被这香气吸引,端起茶来喝了一大口,“哇,真香啊!”言芷然赞叹完,将茶一饮而尽。

莫利斯坦大笑着说道:“你虽不会品茶,却懂欣赏好茶,对于年轻人来说也算难得了。”

言芷然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。

“莫利伯伯,其实今天我来找你,是有件事,想要向你打听的…”

“哈哈,我就知道,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说吧,只要是我知道的,我都会告诉你的。”

“你还记得,丽沙娜·D·托马克,不,准确的说应该是,丽沙娜·努维斯。”

这个名字就如魔咒一般,莫利斯坦听到这个名字后,全身一怔,倒茶的手颤抖不止,将茶洒了一桌。

“莫利伯伯,莫利伯伯,你没事吧…”言芷然用手轻推着呆滞的莫利斯坦。

莫利斯坦回过神来,吞吞吐吐地问道:“你,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?你见过她,她好吗?不,不可能,你不可能见过她的。那么,那么你是怎么知道她的?小然,告诉我,告诉我…”

言芷然看着莫利斯坦惊慌失措的样子,她便知道这个名字的主人,对于莫利斯坦的重要性。她不知道是否该将丽沙娜·努维斯死去的消息告诉莫利斯坦,莫利斯坦若知道这个消息后,一定会很伤心。而且关于她如何知道,这件事也绝不能让莫利斯坦知道。

“其实,其实我是不小心看到爸爸的日记,所以得知这个名字的,而且知道你们曾经的关系,所以…因为好奇,才来问你的。对不起,我不该问的。”言芷然说完这段话羞愧地低下了头,一方面,她觉得触碰到莫利斯坦的伤心往事,别一方面,则为自己不知何时练就的炉火纯青的说谎技术。

莫利斯坦表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,尽管他内心仍然波涛汹涌。“原来你父亲曾记录过这事啊,那时他还不到十岁呢,却记下了…”莫利斯坦用意味深长的语气回道。

“其实,我不是有意要探究你的往事,只是…”言芷然听出了莫利斯坦话中的意味,想要调转话锋,却硬是挤出了这些话。

“不,不,小然你别误会。刚才我也说过了,只要是我知道的事,我都会告诉你的。你瞧,这事,有谁会比我还要清楚呢!我会告诉你的,我可不愿做了失信之人。”莫利斯坦故作轻松,“你在这等着,我去拿一件东西。”说着,他便站起身来,离开了客厅。

“已经四十年了吧,时间真是可怕,也许,现在是真正该放下的时候了。凡是会讲大理者,似乎唯独自己不受用啊……”言芷然坐在沙发上,身后传来莫利斯坦的喃喃自语,渐渐模糊,直至消失…

言芷然坐在沙发上,坎坷不安,她责备自己太过鲁莽,又十分担心莫利斯坦。短短几分钟的等待,对于她来说却漫长如一个世纪。直至身后再次传来脚步声,她不安地站起身来,看着脚步声的主人。

莫利斯坦捧着一本陈旧的相册,此刻他双眼双光,脸上还泛起淡淡的红晕,由于波动的心情,呼吸也变得急促。他步履轻盈地走到言芷然的身边,用纸将桌子反复地擦拭,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相册放在桌上。那样子,像极了热恋中的少年。

言芷然安静地看着莫利斯坦,看着他因为激动,每个动作都颤抖的双手。她相信莫利斯坦正沉浸在美好的回忆当中,不忍打扰,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,直到他颤抖的双手恢复平静,急促的呼吸声渐渐均匀缓慢。

“小然,坐下吧。我的故事很长,还希望你能耐心听我讲完。”

“嗯。”言芷然点了点头,重新坐下。